图书馆
 
 设为首页   加入收藏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本馆概况>>阅读资讯>>正文
《去海拉尔》:七篇小说讲述七个被大雨洗过的世界
2017-12-22 10:41   审核人:

《去海拉尔》  王咸 著  中信出版集团

《去海拉尔》 王咸 著 中信出版集团

七篇小说讲述七个被大雨洗过的世界,三小时阅尽七种不同人生。格非力荐,收录《回乡记》《邻居》《去海拉尔》等七篇轰动文坛的作品。

你必须有向内生长的力量容纳孤独。二十年写作熔炼七篇精品,《收获》杂志资深编辑王咸首部小说集。关于人内心的渴望,和他们失落的信心,以及这个时代的人的形状。没有什么是清醒的思考者所不能抵达。

书中七个故事发生在城市中心或城市边缘,每个人物身上都密布着很多谜团。有从云南乡村来到大城市住进陌生人家中的文学青年,有带着病儿回乡算命的沉默夫妻,有曾经赫赫有名的著名诗人却突然“隐退”开始养猪……每个人身上都有秘密,每个秘密背后都有着一个群体的命运,一个时代的底色。甚至连故事的叙述者“我”,也怀揣着不为人知的心事。

[编辑推荐]

王咸是近年来崛起的杰出小说家,他的文字像他的人一样低调、节制。在一个随时打开电脑或者手机就能写作的年代,王咸诠释了阅读和记录对人的真正意义——不断自省,时刻清醒,始终独立地面对这个庞杂的时代。王咸用洗练、清晰的文字真实呈现着这些隐匿在都市中的心灵漂泊者的面貌,准确书写着现今时代的城市人群所面临的精神困境和生活现实。

[作者简介]

王咸,1970年生,山东莘县人,居上海,《收获》文学杂志社资深编辑。二十年写作,精选七篇小说首次出书。

[名人推荐]

王咸的小说对中国当代叙事有两个重要的贡献,其一是谦卑而冷静地面对自己真实的日常生活,其二是在尽可能去除掉多余的戏剧性的同时,在暗中增加它的密度和强度。——格非(当代著名作家、茅盾文学奖得主)

认识王咸多年后,才知道他写小说。读后或许不该用惊艳这般的词汇来描述,那太肤浅武断。我印象中的少年人,原来对世道人心、对人情百态有着极为冷静缜密的体察,而这体察中隐藏的克制与温情,既有日常生活的隐晦暗涩,也在罅隙处透出些散淡的光。而他简约又丰饶的写法,让暗处不那么暗,让光亮也不那么强烈,或许,这才是日常生活的本原与诗性。——张楚(小说家、鲁迅文学奖得主)

王咸叙事沉稳克制,所思含而不露,严肃中隐藏幽默,看起来从容周致,却劲力内敛,蕴蓄着极大的能量,仿佛被大雨洗过的世界。——黄德海(批评家、作家)

王咸的写作有自己追求,放在当前文学环境里,很特别。——著名作家、评论家李陀

王咸的小说遍布着东方式的留白,也充满了西方式的造境。暴雨、布谷鸟、猫、咖啡馆……小说设置了诸多具体的象征意象,也蕴涵对生与死、灵与肉、虚与实等形而上问题的终极思考。这些看似格格难调的要素,被作者以熨帖而舒适的笔触,四两拨千斤地揉成一个疏密有致、张弛有度的整体。——《文艺报》

王咸先生在一场表面清淡的叙述中,完成了一连串丰富的信息传达。比如:人的归属性和存在性;城乡变迁中的人物命运;几个租户之间的人情相融的暖色和谐;伦理关系的错乱引起的冷色结果……王咸先生用现实主义的常规要素,酿造出了新的口感和活力。——《野草》杂志

书评:那个叫王咸的小说家

文/项静

在不认识王咸的时候,先认识了他的夫人,我们在单位的电话号码紧邻着,是同一个时段进来的,有了一种惺惺相惜的关系。由于她的关系,比如别人会介绍她是谁谁谁的夫人,于是知道了这个名字。后来,从各路朋友那里偶尔会听到王咸这个名字或者零散的轶事,好像有点世外高人的那种范儿,吃素或者宗教之类的,顺耳也就听听又飘走了,连一个像样的逻辑都没有,我们对于不熟悉的人往往会保存各种这样的碎片式记忆。但看到他在院子里热火朝天地打乒乓球,就觉得那些说法不必当真。在一个小院子里工作了几年,抬头不见低头见,但并没有说过话,我很喜欢这种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人情氛围。

正式跟王咸认识是小说家孙频来上海,四个朋友一起在门口的饭店吃饭,吃饭的时候,大家聊天聊得很嗨,我知道了他来自聊城莘县,北方平原上到处是单调的白杨树、麦田的地方,我脑海里还闪过那个地方硬朗曲折的方言以及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;他在上海大学教过书,那是我工作之前度过漫长无聊时光的所在。既然打开了时光机,就必然会充满拥塞的言语,那一次大家说了非常多的话,多到我有点不好意思,喧宾夺主。

那天的聊天,我印象深刻的是,王咸说到大学教书的时候有一个女同事,住在筒子楼里,特别爱打牌,周末有空就张罗打牌的事儿;但是这个女同事的牌技实在是一般,热情大过牌技,多年也不长进。他们嫌弃归嫌弃,但凡三缺一的场面,只要高喊一声,她立刻到场;仿佛看到一个微胖爽朗的大学女教师,撩开门前晾晒着的床单,大喊一声来了。这个女同事的故事,让我心有戚戚,我也是一个热情超过技术的扑克爱好者。有点像鸡汤一样的生活哲学:有人生活在局部快乐中;有人怀着善意不说破,无伤大雅地跳出来说说笑话;有人又跳出去看看这个故事,想想自己。

忘记他为什么在饭局快结束时候猝不及防地问我一句你写小说吧?我怎么回答的已经有点模糊,不过从他问我这句话时闪过的眼神和马上低下头的动作,让我一下子猜到他肯定是个默默写小说的家伙!

过了不久,果然在杂志上见到那个笔名为王咸的小说家。王咸这个名字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《聊斋志异》里的书生,有点古典的意味,又面目不清,一个没有醒目角色面相的人物。他写的小说《回乡记》在朋友们之间流传,低抑的情绪,絮语倾谈,简短的句子,仿佛对话者都不会看着彼此的眼睛,各自说着。《回乡记》像一篇特别具有牵引力的散文,从不经意的语调开始,慢慢把你拉进一个具有重力的场;它更像一次真实回乡的零度记录,年轻敏感的夫妻带着患病的孩子第一次回乡,既想安慰父母又要瞒住他们。他们冷感而寂寞,在这个世界上好像失去了所有热情,而对父母、兄弟、朋友又生出体谅和新的认知,中间的反推力,是源自珍视爱的离开,为了失去而先行失去。《拍卖会》设置了一个场景,一个家具公司倒闭的拍卖会上,两个青年男人闲散地聊天,看似无关紧要的闲话中又藏着很多东西,比如天空的云让人觉得永远活下去才好,又有点怅然若失,好像干什么都不尽兴似的。小说中,“朱力的摩托车店也倒闭了,他只说太累了,我没有多问”,他们的对话都是这样触一下就逃开,好像故意避免一种故事化的倾向,努力地浮在表象上,东摇西荡,表象就是真相和所有。他们在拍卖会上买什么都不重要,而是叙事者在人群里观摩镇上的人们,随着兴致想入非非,像脑子里有些怪东西的人,无聊平庸,隐身在人群中,他们绝不会占据一个高地,因为他们也看不到哪怕远一点的地方发生的喧闹。

一个天天跟中国当代小说打交道的人,对写作的问题有他基本的知觉和了解,一直默默隐忍着写作的冲动或者可能私下写作,必有他不愿意公开写作的理由,以及容许自己写作的基点。我们只能从他写作呈现出的样貌去推测他的美学和想法。如果说《回乡记》、《拍卖会》、《邻居》这三篇小说更多体现的是他的小说语法,特别像台湾早期艺术电影,那《去海拉尔》可能是他对自己一代写作者的思考。《去海拉尔》里那个叫李朝的诗人,跟那些寡淡的人物不一样,应该拥有那种充满戏剧化的人生,年少成名,万众拥趸,诗歌衰落流落民间,进看守所,离婚,养猪等等,即使是跟“我”非常熟悉,但是一点生息都无法感觉到,好像打了个盹,“这个人,所有的故事,他只讲其中好玩的部分。”他对自己诗歌的自信一点也没有让他感觉到自己与别人有什么不同,过着比别人差的生活也安之若素,甚至过于安之若素了。“有点躁动,在这样的时代,倒是更正常一些。”李朝像一个行走我们之中的陌生人,又像一面镜子,照着躁动的人们。

无论是酒吧长谈,还是《邻居》里小镇上的邻居之间的闲谈,对话无止无终,有一搭无一搭地进行。在进行的途中,偶尔有点东西,见缝插针地遗漏在里面,而且你不注意它就过去了,过去了也就过去了,王咸的小说仿佛对这些都不那么敝帚自珍。那些妄图在小说中寻找某种教义的人注定是失望的,他几乎是走在对面。王咸的小说都特别慢,慢得不合时宜,因为没有情节推进的要求,你也会疑心急吼吼赶过去没什么意思,就像他这个人,人到中年才开始公开创作的姿态,但一开始,他就摆明了,他的小说是另开一路时间。固然我也疑心这种貌似“革命”的意图,但也必须承认我们有限的视野里,看不到更好的反对者。

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里谢廖沙眼看着父亲兄弟们打得不可开交,他觉得自己应该离开这个世界,到修道院去侍奉上帝,把一生交给上帝。他对佐西马长老说,我要求留在您的身边,终生待在你的身边侍奉上帝,外面这个世界我就准备放弃了,跟我没有关系。佐西马长老跟他说,你可以侍奉上帝,但是现在不行,你现在要该做什么就做什么,因为你还不能理解你的上帝,你要经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,然后有一天你回来。我读到这个情节的时候,想到的是王咸,他可能已经经历了世界上所有的东西,又回来到写作上来了。这个自己太强大,写作就可能跟自己离得太近,离开自己熟悉的生活范围去创造一个世界似乎是困难的。《去海拉尔》里有一句话谈到李朝写作,“大部分作者,熟悉了其人,则更容易理解其作品。而李朝则相反,我越是了解生活中的他,越觉得他的诗歌玄,现实中的细节不是路标,反而是路障。”这是不是他对自己要说的话呢,知道王咸生活中的样子和他的故事,可能也是理解他的路障,而不是路标,我想他一定在这个位置上深思熟虑过。作为读者或朋友,只能等待他思考后的结果,等待他去好好侍奉他的上帝。

时间里到处是传奇,希望那个叫王咸的小说家永远不一样,又希望他不要走向传奇,跟我们普通人建立起跟他那些“邻居”一样的接壤关系。

关闭窗口
   
  阅读资讯 更多>>
· “季羡林经典文丛”全景展示季羡林…
· 《去海拉尔》:七篇小说讲述七个被…
· 王威廉《倒立生活》以奇幻想象对抗…
· 《基因传》像侦探小说一样讲述生命…
· 纽约时报十大好书《存在主义咖啡馆…
  常见问题 更多>>
· 问:新生为什么要接受入馆教育
· 问:怎样办理借阅证
· 问:可以使用别人的借阅证吗
· 问:图书馆提供哪些服务
· 问:图书馆实行什么样的管理模式?
· 问:ISBN/ISSN号指的是什么
  网站导航
 
 
 网站地图 | 联系我们 | 网站导航 

版权所有:安徽涉外经济职业学院  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06000133号